-

“皇上,求您,賜臣妾一死,臣妾願意讓出皇後之位,隻求你不要再傷害臣妾的孩子……”

“皇後何來‘讓’這個字?”

軒轅宸嗓音冰冷如刃,“皇後的位置本來就是煙兒的,而你靠著母後的寵愛逼朕娶你,朕又豈敢殺你啊!”

伴著那痛恨的譏誚,軒轅宸抓著雲芷柔的手用力一甩。

“啊——”雲芷柔被丟在地上,腹間一陣劇痛……

雲芷柔知道那是自己還未出生的孩子,“皇上,他也是你的孩子,你的心,難道不會痛嗎?”

“孩子?”軒轅宸譏笑,“那不過是長在你肚子裡的毒瘤,配稱朕的孩子?雲芷柔,你記住,殺死你孩子的人不是朕,是你。”

無情的背影離開。

雲芷柔再也支撐不住地癱倒在地,腹中疼痛加劇,她知道,她的這第四個孩子,也快要保不住了。

“嗬嗬,堂堂皇後,怎麼躺在地上啊?”

伴著一道嬌嗲的嗓音,華衣的女子走入,正是如今最受皇上寵愛的煙妃,溫如煙。

雲芷柔冰冷地看著來人,“出去。”

“啪!”

溫如煙一巴掌扇上雲芷柔的臉,“一個被皇上唾棄的皇後,還敢目中無人,信不信我一句話讓皇上休了你!”

“你有本事就讓皇上廢了本宮,可你有嗎?”

“你!”被踩到痛腳,溫如言揚手,狠狠地一巴掌再次落下,“要不是太後那個老太婆,皇後的位置早就是我的了。”

太後一直有頭痛的宿疾,連太醫都治不好,可這雲芷柔,不知道哪來的法子,幾瓶香薰幾隻鍼灸,就能讓太後舒心。

也是因此,太後歡喜雲芷柔,才令皇上娶她為後。

想到這裡,溫如煙眼底的憎恨就再濃幾分,抬腳就往雲芷柔的大肚子上踹去。

“溫如煙,你敢傷害柔柔!”

伴著一聲怒喝,溫如煙的身體被推開。

溫如煙踉蹌著站定,待看清來人,震驚出聲,“白子玨,怎麼是你!”

白子玨置若罔聞,快速地自醫藥箱中拿出一罐藥丸,塞入雲芷柔口中。

雲芷柔氣息微弱,用力地道,“師兄,替我……保住孩子……”

尾音未落,雲芷柔昏厥了過去。

“柔柔!”

白子玨低喊,急切的將手放到她的脈上。

溫如煙盯著白子玨身上的太醫長袍,若有所思,快步離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