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後山。

一塊可遠眺山巒的、尚算不錯的土地上,一塊木牌孤立。

上麵刻著,前皇後,雲芷柔之墓。

刻字並不好看,是看守自己刻的,其實曆來皇後的墓都是葬在黃帝陵的,還有上等的棺木做衣,可雲芷柔是與人通姦自殺,這在皇宮裡可是觸犯法律的,這種皇後勢必就是被劃出皇冊的,所以軒轅宸還能給她一塊地來下葬,已經是仁至義儘了。

溫如煙看著這隆起的墓地,姣好的麵龐隱隱閃出猙獰。

冇想到,皇上還真給這賤人下葬了,不該是丟去喂狗嗎?竟然還讓她入土為安?憑什麼!

溫如煙惱恨極了,對著一旁的小青道,“快點,把這踐人的屍體給我挖出來!”

小青聞言臉都嚇白了,“娘、娘娘,這個,這個小青不敢啊。”

她以為溫如煙頂多過來朝著墳墓吐點口水,怎麼就要她挖屍了?

就算人死了,但這可是大不敬的事,要是雲芷柔化作冤魂來找她索命怎麼辦?

“你怕什麼,人都死了,再說這個世界哪裡有鬼?”溫如煙說著,又催促,“快點,等挖完了,本宮大不了再賞你點銀兩。”

小青聽到有錢拿,才吞嚥著口水,拿出剷刀,往地上拋著土。

刨得腰痠背痛,總算,是把大半個屍體給顯露了出來。

而那張腐爛的、散發著惡臭和血腥味的臉,差點就讓小青給吐了出來,乾嘔了好一陣,小青祈饒說,“娘娘,可以了吧,奴婢真的刨不動了。”

“就你這點出息。”

溫如煙罵了一聲,也冇再逼小青刨。

蹲身,溫如煙搶過小青手裡的剷刀,就往那屍體的身上用力砍去。

“踐人,讓你死了還不安生,讓你和本宮搶皇上,但你如今還不是成了一具焦炭,你最好就彆再轉世投胎,否則本宮還將你弄死!”

一旁,小青看得心驚膽戰,那女屍裡還有汙血濺出來,嚇得她尖叫連連。

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“叫什麼叫,給我閉嘴!”

溫如煙叫罵一聲,又繼續去砍那女屍,知道那屍體都被她砍得見那白骨森森了,溫如煙才停下。

“賤人,最好你在陰曹地府再被惡鬼欺,本宮再咒你永世不得超生,超生了也隻能當個萬人騎的伎女!哈哈哈!”

獰笑地咒罵完,溫如煙才把剷刀重新丟給小青,說,“快不快把土重新埋上。”

“哦哦……”

小青趕緊點頭,然後顫抖著手,把那些土重新刨回去,嘴裡還低聲唸叨著,“皇後孃娘,你可千萬不要怪我啊,我也是冇有辦法的,還有,你千萬不要來找我索命,也千萬不要來找我,我怕鬼的,我真的怕鬼的,娘娘你原諒我啊,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你神神叨叨在說什麼!”溫如煙不耐地道。

“冇、冇什麼……”小青趕緊閉嘴,然後胡亂地把那塊木牌給重新插了回去,而她冇有注意到的是,那木牌的上麵,還沾到了剛剛溫如煙砍屍所賤出來的血。

啪嗒啪嗒,溫如煙和小青離去。

空曠的山巒間,隻剩風吹輕輕,將那木牌上的血痕吹乾,但那色澤,卻是更暗更濃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