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瑟的皇後宮,因為無人,像墳墓一樣的寂靜。

先前說要封溫如煙為皇後,但現在,軒轅宸早就不再想著這件事,而將皇後的生前之物扔掉的事,他也冇有讓人再做。

宮殿裡,還是保持著雲芷柔在時的模樣。

也是這時,軒轅宸發現,雲芷柔的宮殿,東西少得可憐。

除了原先就有的東西,什麼綾羅綢緞,什麼琉璃飾品,這裡通通冇有,相反,溫如煙的紫煙宮倒是裝飾得比皇後宮還亮麗豪華。

現在想想,雲芷柔好像也從未求過這些東西。

如果她是為了皇後的富貴而硬要爭一個位置,為什麼這個位置上所可以得到的榮華,她卻從未貪過?

軒轅宸怔怔的,半響,一步步地,走進了寢宮內。

那張床,簡簡單單,被疊得很整齊。

那梳妝檯,也一樣樣的小瓶擺的很整齊。

這裡冇有婢女,但雲芷柔顯然將這裡收拾的很乾淨,而她,卻是個懷著孕,還經常被他的泄怒,弄得躺在床上好幾天起不來的女人。

【皇上,求你,請賜臣妾一死!】

她那句哭泣的話音彷彿就這樣突兀地迴響在寢宮內。

那張大床,她衣衫不整地跪趴在那裡,承受他最激烈的淩辱。

她被他做死了三個孩子,到第四個的時候,她實在承受不住了,求他放過她的孩子,而她,隻求一死。

她那時是有多絕望?

軒轅宸心臟莫名刺痛起來。

不願再去回想這些,軒轅宸正要走,轉身時,腰側垂掛的玉佩卻被什麼東西勾到。

垂眸一看,是梳妝檯櫃上的一個金屬勾手。

蹙眉,軒轅宸將玉佩的緞帶從鉤子裡繞出來,然後不可避免的,那櫃子被打開了一些。

而就像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一般,他看到了櫃中的一疊琴譜。

那是,古琴的琴譜。

軒轅宸瞳眸瞠了瞠,立即將櫃子徹底打開,然後捏起那一疊琴譜,指尖顫抖。

他看不懂琴譜,但他看得懂那琴譜的名字,就是兩年前,他在舞劍時,聽到的那幾首琴音的曲名。

為什麼他知道,因為後來他問過溫如煙,她彈的都是什麼曲子,然後溫如煙說了。

一模一樣的曲子名。

為什麼會這樣。

軒轅宸指尖顫抖。

難道,雲芷柔纔是當年那個彈琴的女子?

不。不會的。

軒轅宸後退著趔趄一步,搖搖晃晃地撐住了櫃子的邊緣。

如果,如果雲芷柔真是那個女子,那他,這兩年,都對她做了什麼?

視線再次望向那張大床……

那上麵,彷彿,就突然變成了大片大片的血……而雲芷柔,就渾身是血的趴在那裡,然後一遍遍地說著,皇上,求你,賜臣妾一死!

不!

軒轅宸瞳仁顫縮,幾乎逃也似的,離開了皇後宮。

唰唰……

風兒從未關的門扉吹入。

將地上飄落的琴譜吹散……

……

軒轅宸喝了很多很多酒。

然後,醉醺醺地又來到了紫煙宮。

紫煙宮內,溫如煙已經睡了,看到突然出現在床頭的軒轅宸,還嚇了一跳。

“皇、皇上……”

“煙兒,朕要聽你彈琴……”軒轅宸雙目猩紅如血,盯著溫如煙道。

溫如煙心肝兒一顫,彈琴,為何又要她彈琴,軒轅宸莫不是又發現了什麼?

強抑住心中的恐懼感,溫如煙期期艾艾,傷感地道,“皇上,臣妾也想給皇上彈琴,可是臣妾的手傷了……已經不能彈琴了……”

是了,當年,和軒轅宸搖搖相隔,琴瑟和鳴的人,其實是雲芷柔。

那時,雲芷柔還不是皇後,隻是因為藝術了得,被人推薦來給太後治療頭痛的宿疾。

宿疾,非一日可治,而是要緩慢的一個療程。

所以,雲芷柔就暫居在宮內,然後每兩日給太後鍼灸一次,再配以湯藥補身。

而空閒時,雲芷柔就抱著古琴在山亭彈奏,而高山之上,她就這樣看到了在山下舞劍的軒轅宸。

隔著茂密樹林和山坡,她能看清他的身影,他卻看不到她。

但她已然,一見傾心,再見傾情,就這樣被他瀟灑舞劍的英姿所惑,淪落了一顆心。

隻是,不知為何,她彈著彈著,就看到軒轅宸轉身離開了。

她不知道他是來尋她的,她見他離開,她也就離開。

幾次之後,倒是溫如煙先發現了端倪……溫如煙心機深中,一下子猜出軒轅宸應該每次離開,是為了來尋雲芷柔。

因此,在有一次之後,溫如煙就故意假裝崴了腳,然後留在山亭裡,而雲芷柔到了給太後鍼灸的時間,就先走了。

就這樣,溫如煙抱著古琴,覷準軒轅宸尋來的時間,佯裝抱著古琴要走,與軒轅宸來了一個偶遇。

軒轅宸如她所料的,被她的才氣所吸引,無視她隻是個丫鬟,將她冊封為了貴妃。

而那時,因為深受太後喜愛,雲芷柔也被太後硬讓軒轅宸娶為了皇後。

一個,是打從心裡歡喜的才氣女子,一個,是連麵都未見過的皇後,軒轅宸自然是還未見麵就厭惡上了雲芷柔。

而在正式冊封皇後之日,溫如煙還故意往雲芷柔給軒轅宸準備的酒水裡下了藥。

也是如此,真真正正的,讓軒轅宸徹底視雲芷柔這個皇後為心機女。

從此,她溫如煙備受寵愛,她雲芷柔備受淩辱。

一切儘在她的掌握之中。

而為了掩飾自己根本不會彈琴的事實,溫如煙在自己被封為妃後,就故意打聽到宮內最橫的另一個華妃,然後在花園撞麵,自己不小心撞一下那華妃,立即就惹來那華妃的不悅,然後兩人撕扯,自己再不小心抓了下那華妃的臉,就這樣,激怒成功,那華妃不但扇了一巴掌做還擊,還把溫如煙的手指骨給踩斷了。

就這樣,溫如煙不能彈琴了。

軒轅宸雖然遺憾,但也因此更憐惜溫如煙。

可如今,軒轅宸卻突然要她彈琴,她怎能不慌?

可她手指斷裂,雖然醫治了,但能動卻再不能靈活彈琴也是事實,所以,她的這個藉口,應該亦是冇有任何不妥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