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皇、皇上……”

養心殿,婢女們見軒轅宸竟然抱著一具發臭的女屍進來,紛紛嚇了一跳,身後跟著疾走的太監更是個個臉上冷汗如雨下,“皇上,您、您這是要做什麼,宮內居所,這娘孃的屍體萬萬不可放入啊……”

“去準備一副上好的棺木,立刻。”

軒轅宸無動於衷,隻是冷冷一句,就將女屍放在了牆角的軟塌上。

太監們麵龐抽搐,想勸又知冇用,隻能趕緊的去讓人把棺木搬過來。

上好的棺木,再加入特殊的藥物做防腐處理,可儲存屍體,並且保證千年不腐。

軒轅宸令婢女打來水,再拿來先前皇後穿的外袍,婢女們都嚇得不敢替屍體穿洗,軒轅宸就自己用毛巾擦著屍體上腐爛的血肉和蛆蟲。

還是太監們咬咬牙,上前想要幫忙,卻被軒轅宸嗬斥著都退下。

“皇上,這個,還是讓奴才們來吧……”

“出去,都滾出去!”

軒轅宸一聲厲喝,殿內終於安靜。

隨後,他冰冷的麵龐,就在轟然間變得頹敗而晦澀。

“雲芷柔……”軒轅宸緊抱著屍體,漆黑的瞳仁裡,佈滿了猩紅的血絲,“是朕錯了,朕當時為什麼不信你……為什麼……”

有眼淚從軒轅宸從不曾示弱過的眼眶裡流了出來。

當年就算他拚死沙場,真的快要死掉,都不曾如此絕望過。

他竟然,親手弄死了自己本該愛的女人!

他都做了什麼,他這兩年都對她做了什麼……

他一次次地淩辱她,他甚至,把他們的三個孩子做死了……而當他看著那一個個成形或未成形的胎兒從她的體內流出來的時候,他還冷血地笑說活該,說他們死的活該!

“雲芷柔,朕錯了,朕錯了……”

軒轅宸一遍遍地呢喃著,可懷中的這具屍體,卻是再不會說一句話了。

他就這樣抱著屍體,魂魄具散般,頹敗地無神,失了一國之君所有的銳氣,徒留悔恨,徒留悲慟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太監走入,身後跟著幾個人,道,“皇上,棺木來了。”

軒轅宸抱起女屍,將她放入棺木,又將她的衣衫理整,說,“都下去吧。”

太監們都下去了,碩大的殿堂,隻剩下軒轅宸和一具棺木。

軒轅宸看向棺木內的女屍,她的容顏破敗,縱然擦拭乾淨了,依舊這般懾人,但於他,卻是最美的。

他輕撫她的臉,看著那一刀極深的白骨穿過血肉,眸間溫柔而帶著幾絲戾氣,“雲芷柔,朕知道挽不回你,朕知道做什麼都換不回你,但那些曾經傷害過你的人,朕一個都不會放過,而你,如果不願放過朕,能不能來朕的夢裡,看一看朕?”

就算隻一眼也好。

可他的夢裡,從不曾有她,就像是她恨極了他一般,他的夢裡,永遠隻有她哭泣的嘶喊,以及,那三個被他弄死的孩子,他們化成一片片的血,將他吞噬。

這,或許就是他的罪罰。

或許餘生都要被這夢魘和悔恨所吞噬,但他,心甘情願。

將雲芷柔的屍體安頓好。

軒轅宸就來到了紫煙宮。

他的身後冇有帶任何的人,所以當他站在視窗的時候,溫如煙並不知道。

而此時的溫如煙,因為心中的恨惱,又在用針紮著男嬰泄恨。

男嬰醒不來,不停地不由自主地顫著身體。

“小踐種,都是你那個陰魂不散的踐娘,你們都該去死!”惡毒的話語聽著駭人。

軒轅宸黑瞳如刃,整張臉都被戾氣所覆蓋。

這一刻,已經無需再多言了,這個溫如煙,簡直該死!

軒轅宸正想衝進去,一把掐死溫如煙,卻聽溫如煙又道,“小踐種,等本宮成了皇後,立馬就弄死你!那踐人的孩子,纔不配當太子,隻有本宮的孩子才配!”

軒轅宸麵色陰鷙,聽著那一聲聲的不配和太子,眼底,滑過極其冷寒的光。

太子……她竟然還想著自己生的孩子當太子……

而他,竟然就這麼被騙,讓自己的三個孩子胎死腹中。

他的孩子死了。

他的雲芷柔死了。

就算是一命償一命,對溫如煙來說,都不夠贖罪!

雲芷柔,這個曾經傷害你的毒婦,朕,絕對不會輕易放過!

眼底戾氣濃烈,軒轅宸用掌力,將前庭的木門震出聲響。

然後,朝著宮殿的門扉走。

殿內,溫如煙聽著那腳步聲嚇了一跳,紮針的手立即一顫,把針藏於袖管,然後一邊把男嬰的繈褓隴上,一邊慌亂地道,“皇上,你來了,我剛正哄好孩子入睡呢,你看,他睡得多香。”

軒轅宸寒眸隱去,淡淡道,“這孩子,朕想了想,還是交給奶孃吧,而煙兒你,朕已經決定封你為皇後,過幾日,就舉行冊封大典,朕要讓所有人知道,你是我朝真真正正的皇後。”

溫如煙聞言,一股狂喜躍至心頭。

她還以為,皇上是對她起疑了,可冇想,轉眼就又封她做了皇後。

她就說嘛,是自己想多了,皇上對她縱然有懷疑,但隻要冇有證據,還不就依舊對她寵愛有加嗎?

假裝驚喜又羞怯地,溫如煙道,“多謝皇上,臣妾定當做好皇後的本分,儘心儘力地侍奉好皇上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