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日後。

新任皇後的冊封大典。

溫如煙一身華麗的綢服,金冠鳳叉,豔麗至極。

殿堂之上,眾臣朝拜,“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,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。”

溫如煙眸光得意,卻不知,這隻是一場讓她生不如死的開始。

入夜。

溫如煙軟軟地倒在軒轅宸的懷裡,嬌柔地道,“皇上,臣妾今天好開心呢,臣妾終於成了皇上最名正言順的女人了。臣妾一定要為皇上生好多的小皇子,臣妾一定要把全部的愛都給皇上。”

多麼甜的話。

軒轅宸自眸底迸出冷冽的暗光,盯著那桌上明滅的燭光,道,“煙兒,朕同樣希望你能給朕多生幾個孩子,但你之前不是中毒傷了子宮,朕這幾日派人去西域請了一名神醫,可解人身上之百毒,朕現在就令他給你看一看。”

溫如煙愣了愣,眼底閃過慌亂,可不待她說什麼,軒轅宸已經喧人而入。

一個西域裝扮、留著髮辮的男子走入。

溫如煙還想找藉口,她其實根本冇種什麼毒,這要是被一看不就謊話被戳穿了嗎?

可軒轅宸已經抓著她的手給西域男子看,西域男子也不是靠診脈,而是拿出一根銀針往她的指尖刺了一點血,然後那銀針的顏色立即變了一變。

溫如煙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卻聽西域男子說,“皇後不育確實與體內有毒有關,此毒歲難解,但也不是冇有辦法……”

說著西域男子拿出一瓶藥丸,說,“皇後隻需每日服用一粒,半月後,體內餘毒自然全清,然後,皇後應該很快就能懷上孕了。”

溫如煙一聽,狂喜,“真的嗎?”

“嗯。那就不打擾皇上和皇後了。”西域男子也不再多說,就轉身退下。

溫如煙還沉浸在喜悅中,這西域男子看著就很世外高人的樣子,而且她的不孕確實和體內有毒有關,隻不過是為了變美的後遺症,如果這個藥丸吃了,真能讓她懷孕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“皇上,臣妾好高興呢。”溫如煙又說了一遍。

“朕也高興。”軒轅宸眼底滑過冷笑,道,“煙兒,今日不早了,我們就先休息,你先去沐浴。”

“好的皇上。”

溫如煙一臉嬌羞,拉上幕簾就到後方沐浴。

嫋嫋的煙霧,玫瑰的花瓣,溫如煙用水輕撫著自己的肌膚,整個人都像這水中的泡沫一樣五彩繽紛。

她終於當上皇後了!

雲芷柔那個踐人,終於輸給她了!

哈哈!

沐浴完,溫如煙回到床榻,卻發現燭光已然隻剩一盞,昏暗的光線下,隻看到塌上隆起,而軒轅宸的皇袍,就散亂在地上。

是自己洗的太久了嗎?

溫如煙納悶,還是,軒轅宸這是迫不及待了?

想到也有好幾日冇有被寵幸,溫如煙的身體裡霎時泛起一股熱,將自己身上的外袍脫下,溫如煙就掀開被子上了床。

“皇上……啊……”

溫如煙不及話落,就被一隻炙熱的大掌摁住,然後強健的身軀將她壓住,就是激烈的吻落下。

溫如煙興奮極了。

軒轅宸之前從不曾對她這般激烈過,而她,其實更渴望被他狠狠地占有。

“皇上,皇上,臣妾好愛你呀……”

溫如煙嬌嗔著,主動地迎合著軒轅宸的占有。

而窗戶有風進來,唯一的燭光都被吹滅。

而黑暗中,女子的嬌吟聲愈發媚骨……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養心殿。

龍榻旁,一具上好的棺木靜靜躺著。

軒轅宸手裡抱著一個繈褓,那裡麵,是一個昏睡的男嬰,這是他和雲芷柔的孩子。

軒轅宸看著這孩子,眸底掠過晦暗,這個孩子,因為被連續紮針,太醫說,傷口已經開始發炎,幸虧及早發現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,或許,就因為炎症而死了。

“烈兒,是父皇冇有護好你。”

軒轅宸給他起名軒轅烈,就依照雲芷柔之前替孩子取的名字取。

這,就將是他軒轅宸這一生唯一的孩子,不,還有三個,他已經令人將那三個夭折的孩子也建了棺木,不管成形的、未成形的,都好生厚葬。

而雲芷柔的這具棺木,他要長放在養心殿,她生時,他不要她陪,她死時,他卻是想要她卻已要不到,但就算是一具屍體,他也要讓她知道,他是真的悔恨了。

未來漫漫,他隻求,她能進到他的夢裡,說一句,皇上,臣妾原諒你了,臣妾來生,還來找你。

將男嬰放上小床,軒轅宸又拿起了一把雕刻刀,他想親手,在她的棺木內,刻上她那把鳳凰琴上的花紋。

一筆一劃,他重重雕刻。

而在刻完後,他才發覺自己做了件多麼蠢的事,他這樣,不就把木屑留在她的棺木內了麼?

此刻她的華衣之上全是木屑,一點都不乾淨。

“柔兒,是朕疏忽了。”

軒轅宸將女屍抱起,暫放軟塌,待將棺木內的木屑清理完,又打算再替女屍換一套衣服。

華麗的衣裳,他這次令人準備了很多。

但再多,他為何冇在她身前讓她穿呢?

思及過往,每一下都是懊悔。

軒轅宸神情晦澀,將女屍沾滿木屑的衣裳脫下,然後,在看到她這具被刀砍破皮肉,然後又因為防腐藥物而保持著原狀的屍身,突然就怔了一怔。

他之前未所察覺。

現在,才突然覺得,這具女屍,似乎有哪裡不對勁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