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須臾,太醫院。

溫如煙對著太醫院之首李牧就是一頓炮轟,“我不是讓你找機會把她弄死嗎,她怎麼還活著?”

李牧戰戰兢兢,“娘娘,皇後醫術不在臣之下,有時候微臣就算想下手也冇有機會啊。”

是的,雲芷柔出生醫道世家,在未進宮前,和白子玨還是師出同門的青梅竹馬,而她溫如煙就是被雲芷柔在街頭救下的可憐孤女。

可她怎麼甘於當雲芷柔身邊的小婢女?所以她想儘辦法偷得了皇上的寵愛,如今她要的,就是雲芷柔的皇後之位!

“那白子玨是新進的太醫嗎?”溫如煙擰著眉問。

“是的。”

溫如菸嘴角露出陰毒一笑,雲芷柔,既然是你自己要找死的,那彆怪我,!

……

雲芷柔昏昏沉沉地醒來,待看清眼前那張儒雅的臉,一愣,立即撫上自己的腹部,之後才輕籲一口氣地道,“師兄,謝謝你替我保住了孩子,不過,你怎麼會出現在皇宮?”

白子玨輕歎,他來還不是為了她?早知她這個皇後當得如此痛苦,當初,他就不該讓她進宮。

“柔柔,你後悔嗎?後悔愛上軒轅宸嗎?”

雲芷柔眼眸怔怔,眼底掠過痛意,後悔……該是後悔的吧,因那被軒轅宸親手殺死的三個孩子……

她恨不得立刻死了去陪那三個孩子。

可現在,她的第四個孩子,靠著白子玨保住了……

“師兄,我不知道,可是,我想,想要一個皇上的孩子。”

太傻的執念。

白子玨搖頭,但還是起身煎藥,然後喂雲芷柔喝。

就在此時,傳來一聲響,“皇上駕到——”

雲芷柔瞳眸一亂,下意識地推開了白子玨喂她喝藥的湯匙。

“皇上,臣妾和白太醫隻是……”

話還未說完,一個挺拔的身姿疾步走入,俊美的麵龐佈滿寒霜,“雲芷柔,你竟敢讓人給煙兒下毒!”

什麼下毒?

雲芷柔搖頭,“皇上,臣妾冇有……”

“還說冇有,那婢女都承認了,是你讓她往煙兒的食物裡下毒,煙兒如今咳血不止,都是受你所害!”

軒轅宸怒意滿滿,對著身後的侍衛道,“立即把皇後打入天牢,先以鞭刑再丟入毒池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