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芷柔滿臉驚懼。

顧名思義,毒池,養以千百種毒物的池子,人入其中,必將屍骨無存,何況再施以鞭刑!

白子玨擰眉上前,“皇上,您不能僅憑一言之詞就定皇後孃孃的罪……”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

軒轅宸冷笑地睨向白子玨,“你一個新來的太醫,即便與皇後師出同門,身為臣子,竟敢親手喂皇後喝藥,如此有違臣禮之事,信不信朕當下就賜你一死!”

雲芷柔麵色一白,“皇上明鑒,臣妾和白太醫並無任何逾矩之事,還請皇上不要錯怪白太醫。”

“嗬,皇後還是先擔心自己吧。”軒轅宸冷笑一聲,“還愣著做什麼,趕緊把皇後打入天牢!”

“是皇上!”

“皇上萬萬不可!皇後是無辜的!懇請皇上明察!”

白子玨起身阻攔,被推搡到一邊,眼看侍衛就要鉗住雲芷柔,一道尖銳的聲音在門外響起。

“太後孃娘身體不適,喧皇後入殿!”聲落,有太監走入,看見皇上,連忙跪地行禮。

軒轅宸蹙眉,明知這時太後故意護著雲芷柔,可他卻冇有辦法抗拒。

“雲芷柔,朕今日就饒你一命,但你若敢在太後麵前胡言亂語,小心朕割了你的舌頭!”說完,軒轅宸拂袖而去。

雲芷柔慘淡一笑,她從未在任何人麵前道過他一句不是,可原來在軒轅宸的眼裡,她不過就是個心如蛇蠍的女人?

她真的還要愛下去嗎?

是夜。

雲芷柔朦朦朧朧快要入睡,門扉卻突地傳來一記重踹。

她被驚醒,抬眸,就又見軒轅宸那道怒極的身形,“皇上……”

“煙兒久咳不止,你究竟給煙兒下了什麼毒,快把解藥拿出來!”軒轅宸一把掐其脖頸,眸光如刃。

雲芷柔淒淒地搖頭,“皇上,臣妾真的冇有給煙妃下毒……”

“嗬,你以為朕會信?”

軒轅宸將雲芷柔拖拽至紫煙宮。那是軒轅宸特意為溫如煙打造的宮殿,其之奢華,十個皇後宮也不及。

床榻上,溫如煙不停地咳著血,那蒼白的麵龐,看著楚楚可憐,“皇上,臣妾說了,皇後不可能給臣妾下毒,皇後曾對臣妾有救命之恩,這次下毒,定是有人栽贓,還望皇上不要錯怪了皇後。”

“有種人就是假裝偽善,煙兒你莫再多說,安心休養。”

說完,軒轅宸走到雲芷柔身邊,將一包藥粉遞到她麵前,“皇後,朕最後給你一次機會,要麼拿出解藥,要麼你自己服下那毒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