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屋子裡冇有光線,除了從視窗照進來的微光。

雲芷柔是背對著門的,所以她幾乎就不知道從門口走入的人是誰,但聽腳步聲,有些沉,似乎,是個男人?

是小偷?

可這裡一點值錢的都冇有,再加上這院子從外麵看就老舊,饒是小偷再不長眼,也不該挑這裡來偷的。

那該是,烈兒的那個爹爹回來了?

雲芷柔覺得尷尬極了,正不知道該不該起身,突然發現,那腳步聲,似乎繞到了她的床頭。

她趕忙下意識地閉上了眼。

她能感覺到有一陣盯視的視線盯在她的臉上,她這會兒真是尷尬極了,他該不會以為她是什麼壞人纔出現在這屋子裡吧?

正無措著,倏爾,臉上多了一道溫熱的觸感,輕輕地摩挲著她的臉。

“……”

雲芷柔怔了怔,這個人,為什要摸她的臉?其實從買菜回來,她應軒轅烈的要求,就把臉上的薄紗摘下了,當時軒轅烈還看著自己好久,然後說小姐姐你好美,和我孃親一樣美。

難道說,這個軒轅烈的爹爹,是把她當做他那離家出走的媳婦了?!

雲芷柔心底一陣尷尬,正想著睜開眼,突然,那指尖,竟然又緩緩下移,來到了她的唇,來回撫摸。

像是電流一樣的觸感,帶起一陣的雞皮疙瘩,雲芷柔隻覺渾身不對勁。

她終於受不了了,唰地就睜開了眼,而她看到什麼,眼前這個正蹲身,放大在她麵前的臉孔,雖然背對著窗戶,那光線暗得幾乎看不清他的五官,可那髮髻的裝束,那臉部的輪廓,都那麼那麼的像一個人!

軒轅宸!

軒轅宸的指尖,就這麼僵硬地停在雲芷柔的嘴角邊,然後連那目光,都凍結在了她隱隱帶著憤怒和質問的目光裡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差不多都三更了,他以為她已經睡了,正想摸摸她的臉聊表相思,她卻是這麼猝不及防地睜開了眼。

“柔兒……”他低喚,有些僵硬地收回手,目光中,有些三分的小心翼翼和三分的緊張。

雲芷柔其實很想質問,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,是不是一路跟蹤她來了這裡,然後又像個小偷一樣摸進來?

但,礙於軒轅烈已經睡著了,她不想吵醒軒轅烈,所以,也就忍著冇有發聲。

她輕輕地將軒轅烈的小腦袋放回枕頭上,然後穿上外袍,才起身,走出了裡屋。

軒轅宸一步一跟,跟在她的身後。

終於道了廳裡,雲芷柔才慍怒地質問,“軒轅宸,你要我說多少次,我是不可能原諒你的,你一直跟著我是想做什麼,還潛進彆人家裡,就算你是皇上,也不該做出這樣的事!”

軒轅宸被訓得一陣尷尬,跨步,想要碰她,雲芷柔卻是連連後退,“軒轅宸,你站住,彆再過來,聽到冇有!”

軒轅宸君王之姿在這一刻比小嘍囉還挫敗,“柔兒,你彆這麼抗拒朕,朕隻是很想你,所以忍不住想要來看看你。”

雲芷柔眼神冷漠,“可民女前兩天已經和皇上說的很清楚了,民女已經和師兄結婚了,民女現在是師兄的人,所以,皇上,民女懇求你,不要再來煩擾民女了,行麼?”

她問行麼?

彷彿他的糾纏讓她極度困擾一樣。

軒轅宸懊惱,“柔兒,朕知道你不想看到朕,可朕真的很想你,朕已經找你找了五年,朕真的放不開你。”

五年,他找了她五年。

雲芷柔微怔,然後又是麵色恢複如冰,“皇上找民女做什麼,皇上不是有溫如煙這個又溫柔又多嬌的皇後麼。”

這話裡,明顯就是諷刺。

軒轅宸微僵,悔恨地道,“柔兒,朕知道自己錯怪了你,當年,所有的一切都是溫如煙的詭計,她曾經抱著你的琴,等在山亭,朕以為她是當年與朕琴瑟和鳴的彈琴之人,纔對她寵愛有加,但現在,朕才知道,朕該愛的人,是你,當年靠著琴聲就吸引朕的人,是你。”

雲芷柔聞言一驚。

當年,溫如煙曾經抱著她的古琴冒充她嗎?難怪,溫如煙會突然被軒轅宸封為貴妃。

可,一切的真相揭開又如何,根本改變不了她孩子死掉的事實。

“皇上,既然一切都已明瞭,那還望皇上,因著這份虧欠之情,不要再出現在民女麵前了,民女現在,隻想要平靜。”

雲芷柔嗓音淡漠,彷彿真的一顆心早已死透。

軒轅宸麵色一顫,“柔兒,你究竟要如何才能不抗拒朕,朕真的知道錯了……”

“所以,一句錯了,就可以挽回我那死掉的四個孩子的命嗎?”雲芷柔眼底冰冷,“皇上,我的孩子死了,所以除非你能讓他們活過來,否則,我永遠不可能原諒你,永遠不會!”

女子語氣決然,軒轅宸卻是猛地眼眸一亮,上前一步,扣住她的手,激動到,“柔兒,我們的孩子冇死,烈兒就是我們的孩子,他就是你懷胎十月生下的孩子!”

雲芷柔眼眸一顫,眼底有著難以置信,“你、你說什麼……烈、烈兒時我的孩子……可、可當年在地牢,溫如煙明明抱了一個死嬰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雲芷柔自己明白了,原來,那又是溫如煙故意刺激她的。

烈兒無論是眉眼還是輪廓,都那麼地像軒轅宸,所以,那是軒轅宸的孩子,無疑。

軒轅宸見雲芷柔信了,立即又抱住她說,“柔兒,我們的孩子冇死,所以,你能否原諒朕?就算不能原諒朕,讓朕陪著你補償你,就算是用一輩子,朕也無怨無悔,朕隻求你回到朕的身邊,好不好?”

雲芷柔看著軒轅宸深情又懊悔的臉,知道他是真的一直都惦著她,五年,並不是太長,卻也絕對不短。

他能找了她五年,可見他的誠心。

可,就算烈兒還活著,可另外的三個孩子呢?

而且,她已成親,她答應要去愛白子玨,她不能辜負白子玨這麼多年對她的好。

冷冷掙回自己手,雲芷柔推開軒轅宸,漠然地道,“皇上,如果你真的懊悔,那就把烈兒還給民女,如果你不願,那請允許民女每個月去皇宮見烈兒一次。”

這話的意思,就是依舊不願和軒轅宸在一起。

軒轅宸不禁微急,“為什麼柔兒,我們的烈兒冇死,他需要一個完整的家。”

“皇上,民女還是那句話,民女已經嫁給白子玨,民女也已經和白子玨同房,民女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,希望皇上成全。”

雲芷柔淡淡一句,猶如一記當頭棒敲在軒轅宸的腦門。

她真的嫁給白子玨了,她還和白子玨同房了,她甚至很滿意現在的生活。

軒轅宸眼底苦澀,在她冷漠的眼神下,他是真的想要成全,可他做不到,他做不到。

他再次一把抱住她,急急說,“柔兒,朕不在乎,朕要的隻是你,跟朕回宮,繼續做朕的皇後,朕保證從此以後,隻有你一個女人。”

多麼深情的話。

這句話她曾經等了許久。

可,如今物是人非,她對皇宮那個地方已經怕了,她已經不想再回去了。

再次推開軒轅宸,雲芷柔決然道,“皇上,恕民女胸襟狹窄,民女無法忘記被你做死的三個孩子,民女無法忘記你曾經對民女的傷害,民女不想再看到你,請你走,還有民女現在愛的人是白子玨,民女對皇上,已經再冇有一絲的情了。”

說完,雲芷柔就頭也不回地奔出了院落的門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