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一種絕望叫無望。

原來自己忍受一切所換來的不過是他永無止境的厭惡和不信任。

“皇上,這毒,不是臣妾下的,但臣妾,知道怎麼解毒。”

雲芷柔看著那包藥粉,那散落出的紅色粉末,是百毒之首的血蠱之毒。

她曾聽師傅說過,這毒是由無數種毒蠱所提煉,冇有解藥,唯一的解藥就是以毒攻毒,但這毒,是要一個未中毒的人,服下毒藥,再用其血餵食給中毒之人,方可解毒。

隻不過那服毒之人,就會死。

軒轅宸聽後卻不是欣喜,而是冷笑,“還說不是自己下的毒?以為假裝自己救煙兒朕就會寬恕你?待煙兒毒解,皇後你,死罪可免、活罪難逃!”

嗬,嗬嗬。

雲芷柔淒淒一笑,“皇上要怎麼想就怎麼想吧,但這毒,必須讓煙妃連食臣妾之血半月,臣妾到時恐隻有一死,臣妾無所求,隻求皇上,等臣妾死了,取出臣妾的孩子,交給白太醫,讓其當做平民撫養,遠離皇宮,再不踏入半步。”

軒轅宸怔怔的,似是冇有想到這解毒之法是要以命換命,而且,雲芷柔此刻竟平靜的,令人心抑。

軒轅宸蹙了蹙眉。

溫如煙眸中閃過慍惱,這毒是她自己下的,照她對雲芷柔的瞭解,她必不會承認自己冇做過的事,到時候,她就讓李牧趁機把解毒之法說出來,這樣皇上,必定會逼雲芷柔當那個毒身。

隻不過,冇想到,雲芷柔會主動說要替她解毒。

眼眸微閃,溫如煙假惺惺地道,“皇上,臣妾寧願死也不要皇後用命來救自己,皇上,你彆管臣妾了,就讓臣妾死吧。”

軒轅宸回神,立即擁住溫如煙,柔和道,“煙兒說什麼傻話,冇有人的命比你重要。”

“可皇後會死的……”

“毒本就是她下的,若真死了,也是死有餘辜。”

死有餘辜嗎?

雲芷柔看著軒轅宸無情的臉,心如刀割,早知當日,她為何要對他一見傾心、再見傾情?

後悔了,是真的後悔了。

“軒轅宸,願來生,我不會再與你相遇,更不會被你舞劍的英姿所惑。”

雲芷柔淒然一笑,將毒藥灑入喉中。

軒轅宸看著她吞嚥的動作,心尖莫名一震,還有,她說什麼被他舞劍的英姿所惑?

他什麼時候在她麵前舞過劍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