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嗚哇哇,嗚哇哇……”

孩啼的哭聲響破天際。

雲芷柔聽著那聲音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。

她的孩子活下了了,她終是有了一個屬於他們的孩子。

鬆了一口氣,雲芷柔慢慢閉上了眼,陷入了昏厥。

五更天,唯有昏黃的燭光搖曳。

嘎吱的窗戶聲輕啟,有道人影扛著另一道人影攀窗而入,接著,把那扛著的人,放在了雲芷柔的身側。

燭光一閃,窗戶關,就像,未曾開過。

雲芷柔朦朦朧朧中,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她的肌膚上遊弋。

她微微地擰起眉頭,顫栗地睜開眼。

一顆頭顱趴在她的身前。

衣衫半解,微冷的涼意讓她瑟縮。

“你滾開……”

她顫著音,陌生的氣息,不是軒轅宸,是誰在碰她。

“不、你快放開我!”

雲芷柔凝起自己所有的力氣來推拒,卻阻止不了任何。

直到一陣淩亂腳步聲快步地走來,緊接著一聲尖叫,“啊——”

“天啊,娘娘,娘娘她竟然……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冷峻的聲音響起。

雲芷柔惶恐地顫栗,一邊驚懼地拉高床/單,一邊去推男人。

“皇後,你好樣的!”

軒轅宸大步上前,掌心凝力,就將男人掀翻在地。

男人口吐鮮血,眼眸渙散一瞠,昏厥了過去。

這時雲芷柔纔看清男人的臉,下意識地驚喊一聲,“師兄!”

軒轅宸眼神譏誚,俊顏卻是駭人至極,“師兄,喚得可真是親切,皇後,你剛生下一子,就這麼迫不及待啊……”

雲芷柔神色慌亂,“不是的皇上,臣妾和師兄是清/白的,他、他好像有點不對勁……”

“嗬,清/白,如果這都叫清/白,那什麼才叫不清/白?”

而此時,“嗚哇哇……”,孩啼的哭聲再次響徹,奶孃抱著個男嬰急急走入,“皇上,小皇子一直大哭,不知道是怎麼回事?”

軒轅宸淩厲的眸光盯向那個哭泣的男嬰,“嗬,皇子,可這孩子,真是朕的孩子嗎?”

那語氣嘲謗,聽得雲芷柔一震,“皇上,你在說什麼,這孩子自然是你的……”

“嗬,是麼?”軒轅宸冷笑一聲,又睨向地上昏厥的白子玨,“可你先前每隔一陣就會出宮兩三日,難道不是出去夜會你的師兄?”

雲芷柔急急地搖頭,“不是的皇上,臣妾先前出宮,隻是去找師傅采藥,太後的頭痛宿疾,需要天山雪蓮作為藥引提煉……”

“嗬,既然皇後如是狡辯,那不如就滴血驗親,試問皇後,你敢嗎?”

你敢嗎?

一句話,等於是逼她點頭。

但她心裡坦蕩蕩,有何不敢。

隻是,當那一碗清水中,男嬰的血,和軒轅宸的血怎麼都無法融合在一起的時候,雲芷柔震驚了,“怎、怎麼會,怎麼會不相融??”

“皇後還不肯承認?”軒轅宸俊顏如魔,近乎嘲諷地笑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用他的血,再做一次滴血驗親。”

所有人都雙目炯炯地盯著侍衛捏起白子玨的手,刀刃劃下,那鮮血抵入水碗中。

而就像是磁鐵般的,原本與軒轅宸不相融的那滴男嬰的血,竟然一點點地,朝著白子玨的血移去。

最後,兩血相融,宛若一血!

“不、這不可能,這不可能!”雲芷柔難以置信地搖著頭,麵上的慘白,一如白紙。

軒轅宸無情冷笑,“皇後至此,還有什麼好辯駁的?來人啊,立即把皇後打入天牢,明日子時,再執以木驢之刑!”

,co

te

t_

um-